有题待解 有题无解
笑谈世间净末丑 漫道胸中喜怒忧
http://sxreader.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吃遍山珍海味,都比不过家乡这一野味(图)

2016-07-21 22:38:3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那时花开 | 浏览 24204 次 | 评论 0 条



四年一遇的强降雨,让旱得需要从长江流域调水的北京再度开启看海模式。好在,我们家小区的楼间地都是泥地,种满花草树木,长满了野草,虽然喝饱了的树枝树叶重得耷拉着抬不起头直不起腰,好在路面看不到积水,并不影响出行。


中国的大小城市普遍如此,平日里都在喊缺水,好不容易天降甘霖,本应是一件喜事,却让宝贵的雨水白白流走不说,还会到处内涝,破坏了多少公共设施,损失了多少私人财产,闹不好还会造成人员伤亡。无论南方还是北方,不分沿海还是内陆,每年一到雨季,到城市里划船、捉鱼、捞车牌成了必备的玩乐,抗洪抢险救灾,也是有关部门最能出成绩、出英雄的项目。连留守乡下的村妇都在感叹,下个雨都能把你们淹成这熊样,你们城里人太会玩。


回首生活在农村的那些年,农村并不是不怕下雨,也不是下雨不会成灾,而是只有极端年份连绵不断的阴雨天才会真正损害庄稼,摧毁房屋。若是短时间的强降雨,即便水量很大,虽然说农田里也会积水,水很快就会下渗、排干,土地是最好的蓄水海绵,遍地的沟壑河流也会将洪水化解在积蓄能量的阶段。所以,农村人是不会把下雨看成灾害的,若是没有了雨水,也就没有了收成,那才是灾害,风调雨顺是农耕文明最理想的状态。




农村酷热的三伏天,下一场透雨是最让人舒心的事情,空气更清新凉爽,禾苗更饱满茁壮,更重要的是,有一种已经在地下蛰伏三五年的生物,借着这雨水松软了土地,更容易破土而出,借着夜色爬到树上,蜕去外壳,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只是这羽化的过程看似简单短暂,其实危机四伏,除了刺猬、青蛙、蟾蜍等守在树下守株待兔准备饱餐一顿的天敌,还有一种更加可怕的猎人,那就是人类,人类黑夜里不辞辛劳一棵树一棵树地迅速捉去这些拼命攀爬的小东西,唯一的目的就是要获取美味。想来,世间万物真是可怜,生的美味,会被人类吃掉;生的有用,会被人类用掉;余者,会被人类消灭毁坏掉。


每年的整个暑期,太阳刚下山的时候,也是许多村民最忙碌的时候。因为这个时候,正是俗称爬叉的金蝉子(有的地方叫知了猴、爬猴、爬拉猴、嘟老的、嘟拉龟、结了龟、爬爬、知了龟、节喽爬、马吱啦猴等等)密集出洞的时候,行动慢了,等爬叉爬到树杈上,蜕了皮,就不好吃了,摸爬叉的过程,也是个和爬叉赛跑的过程,动作快了,才能抓到更多未蜕皮的爬叉。老家叫摸爬叉,大概是因为早期也没有手电筒,黑暗中只能靠摸来摸去,拼的是经验和眼力。




那时候,我们村边有一条河,河里一到雨季就涨满了水,水面上尽是嘎嘎叫的鸭子,成百上千只,水边长满了青草,青草里有时候会藏着鸭蛋、鹅蛋,每次走过这里,我都会试试运气,看能不能捡到几个。下过雨后,正好听取蛙声一片,蛙声要和蝉鸣一较高下哩。


河边村后还有一个大大的苹果园,这里的苹果树,据说是人民公社的年代生产队栽下的,属集体所有,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分配到户的时候,已经有二三十年的树龄,每两个人就可以分到一棵一个大人都抱不拢的苹果树,枝繁叶茂、硕果累累。这些苹果树,也是爬叉的最爱,爬叉最爱从苹果树根里汲取食物。夏天的时候,苹果还是生涩的,不好吃,每天晚上苹果园里都有很多人拿着手电筒来回穿梭,他们是专为摸爬叉而来的。那时候我的曾祖母已经老得走不动路了,耳聋眼瞎,夏天的时候就坐在苹果树下,很长时间都一动不动,每天晚上还是能抓上几只爬叉,因为爬叉从地里钻出来就会往高处爬,遇到人也辨识不清,照爬不误,丝毫发现不了危险,就被抓住了。




天干气燥的时候,一天晚上摸个几十只爬叉也属不易,爬叉虽然多,抓爬叉的人更多,往往是一棵树刚有人转过,就又有人来转第二轮,毕竟爬叉是源源不断地从地里钻出来,隔不了多久再看,还是会有收获。


若是遇上下大雨天,那简直是迎来了丰收盛产,一则大雨疏松了地面,让爬叉更容易钻出地面,二则爬叉也是怕水的,遇上大雨如果还没有被淹死,那肯定要以最快的速度爬上树枝。另外,雨水也会让很多人放弃淋着雨寻美味,所以这个时候若你还能坚持冒雨顶风出来摸爬叉,那收获可就更大了,一个晚上抓上几百只,也是不太难的。


那时候我们家院子里有一口半人高的咸菜缸,腌满了咸菜,主要是芥菜疙瘩和黄瓜萝卜之类,那咸菜缸里放了很多的盐,非常咸,夏天天热的时候,能晒出厚厚一层盐贴在咸菜表面,我每天晚上回到家,都会把爬叉洗干净了,丢进咸菜缸里,挣扎不了多久就全都淹死了,也有时候有命大死不了的,第二天就看到咸菜缸的上沿,留下一个空空的蝉蜕。


要不了几天,母亲就可以把我们摸来的爬叉从咸菜缸里捞出来,用清水洗净了,放到油锅里炸熟,香酥焦脆,一家人吃得过瘾。摸爬叉可以进行到立秋的那一天,爬叉好像比我们更懂节气,那一天之前还有很多,那一天以后,就几乎一只也没有了,全部销声匿迹了。所以,我每年都不喜欢立秋的那一天,虽然我依然不死心,会继续到苹果园里转转,却只能空手而归。




后来,等我离开了家乡,进了城市里,就少有机会再去摸爬叉了,钢筋水泥包绕的城市,纵然能听到蝉鸣,也很难再像小时候一样钻到树林里摸爬叉。


有一天,妹妹告诉我,母亲刚油炸了一锅爬叉,让她赶了十几里路,趁热就给姥姥姥爷送过去,说姥姥想吃了。我就问,谁摸的,自从我们兄妹几个离家,苹果园也早已消失变成了蔬菜大棚,有几年没有吃过爬叉了。妹妹告诉我,是母亲自己沿着路边的杨树林摸的,自从青壮年村民都跑到城市里打工,农田也荒废了好多,再加上那几年木材值钱,许多农田都变成了杨树林,也就能出产更多的爬叉了。


这几年,每次回家,都能见母亲从冰箱里取出爬叉炸了给我们吃,这些都是她连夜一棵树一棵树的转,一只一只的摸来的,却不舍得都吃掉,大部分都给我们留存着,专等我们回家吃,返城的时候,再都给我们带上。


小时候,都是我们摸爬叉然后全家吃,到如今,我们兄妹一个个都远离家乡,而步入老年的母亲,却要一个人一夜又一夜,一棵树又一棵树,一只又一只的摸爬叉,攒起来等我们回家吃,给我们带回城里吃。什么时候,我还有时间摸爬叉给父母吃?


作者微信:liztifeng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这个时代,站着活比死去更需要勇气      下一篇 >> 凤凰网小编下乡拉练被民工一句话…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李志题

中国公民,互联网民工。 博主微信:liztifeng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