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题待解 有题无解
笑谈世间净末丑 漫道胸中喜怒忧
http://sxreader.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拉萨藏族司机一句话让我顿感人不如狗

2016-03-29 21:08:3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行走江湖 | 浏览 859890 次 | 评论 0 条

图:拉萨大昭寺八廓街上的朝圣者


西宁去往拉萨的火车,一路穿越雪山、冰川、高原草原,成群结队或零星散落的牦牛、野驴、藏羚羊、藏原羚等动物悠然自得地在冰冻的荒原上啃食着干枯的草儿,天地间浑然一体的景色,美极了。生存虽然艰难,却也激发着各种生灵的斗志,适者生存是亘古不变的自然法则。


然而这一切,我却没有心情坐在车窗前欣赏。虽然有太多人说坐火车去拉萨是预防高原反应的最佳选择,而车厢内床头上方的管道里氧气不限量供应,以供应不时之需,可是在这又闷又热的车厢里,我还是提前高原反应了,呕吐不止。高原的阳光,即便是寒冬也依然热烈,昏昏沉沉、浑浑噩噩地在火车上度过了艰难的二十多个小时,归来之后,我这长长一段旅行的记忆,却几乎空白。


在西宁火车站的时候,我才买了些红景天、葡萄糖和一些治疗感冒发烧肠胃不适的药物以备不时之需,可是这样的准备还是仓促了些,据说红景天要提前十天半个月就服用才有作用,出现高原反应再服用也没什么价值。也有朋友说,服用高原安效果会更好些。


回过头来细想,我会这么快就出现高原反应,心理作用的原因也非常大,因为前一年的九月初,我在海拔四千多米的青海省玛多县,发生了严重的高原反应,上吐下泻头痛剧烈,回想起来那种感觉真是难以忍受,说生不如死也不夸张。所以这次拉萨行,还没上火车我就一直担心高原反应随时会到来。越是这样紧张,越是让自己很快陷入高原反应中。


在拉萨一下火车,天气不算冷,我却一下子又呕吐起来,本来以为在火车上又是红景天又是热水葡萄糖,经过调理已经适应下来了,看来还是不行。吐过之后,身体却轻松了许多,慢慢走出火车站,路边排满了拉客的出租车,一边招揽游客一边讨价还价。从拉萨火车站打车去往市区,不打表,按人头算三十元一位,还要接受拼车,其实按里程到市中心也不过七八公里的路程。讨价还价之后,终于找到一位按人头算二十元每位的司机,车上已经坐上两位乘客,这一程,他能挣八十元钱,而若是正常计费,不会超过二十元钱。


图:大昭寺门口的朝圣者


从第一次打车起我就知道,拉萨的出租车是可以拼客的,而且计费方式是按里程打表还是一口价,全看司机心情。比如从市区去哲蚌寺,去到路口打表计费很便宜,而要想让司机把你送到半山腰的寺庙门口,虽然按里程没有多远,却要再加三十元车费才行,按他们的说法,在这空气稀薄的地方,车辆也会喘息困难,爬高对发动机的损伤比较大,所以要想送你上去,也只能看在钱的份上。我也从出租车司机那里得知,拉萨出租车的份子钱比较高,每个月差不多要上交一万元给公司,所以司机只能多拉快跑,拼客虽然不被允许,管理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冬日的拉萨,昼夜温差大,空气干燥,含氧量低,比其它的季节更容易出现高原反应。而这样的季节,若出现高原反应,对于我来说最难受的时间就是在黎明时分,这个时间段,经过一夜的消耗,密闭的室内含氧量更低,身体更容易缺氧。所以,在抵达拉萨的前两个晚上,我都是在凌晨四五点钟被难以忍受的头痛折磨醒,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了鼻血,血凝块堵塞了鼻腔。强打精神到水龙头下湿润一下鼻腔,清理一下血污粘液,头痛的症状很快就能缓解。还好虽然身体略有不适,倒也不影响在拉萨市区内四处逛逛,只要不要太劳累就好。

图:百鸟飞跃布达拉宫

图:拉萨布达拉宫背后宗角禄康公园里棕头鸥群起


我们选择住在布达拉宫背后的一个酒店,在酒店的顶层就可以看到布达拉宫,且交通方便。因为今年农历新年和藏历新年只差一天,所以春节长假拉萨的人口很少,无论是藏民还是其他的外来人口,大都回家过年去了,所以酒店也很便宜,只是旺季的三折。当然,因为过年的缘故,许多餐厅都关门歇业,即便是营业的餐厅,业者也是懒懒散散,一顿饭能吃一两个小时菜还没上完,或许在拉萨,即便是平常大家也不大讲求效率,慢节奏也是拉萨的一大特色。


要说拉萨是个慢性子,这里的藏族出租车司机开车却是风风火火,横冲直撞,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聊天、看影片是常见的事。在拉萨的出租车,可以分两种,一种是以河南人为主的汉族人在运营,另一种则主要是藏族司机,他们的出租车也装饰得比较有民族特色,藏族司机开的出租车,又被其他外地来的出租车司机戏谑为"牦牛车",游客若是搭乘,还是需要勇气的。


图:拉萨河上经幡飘扬


在拉萨市区第一次拦车,坐上一辆”牦牛车”,司机确实风风火火,还不断打电话和朋友聊天,冷不丁一条野狗闯入路中央,差点撞上。在拉萨街头,这种无家可归的野狗随处可见,即便是半夜三更,也常听到狗吠从街上传来,此起彼伏。幸好司机眼疾手快踩住了刹车,才没撞上那慌不择路的野狗。司机问我,你们汉人开车撞了狗会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怎么准确回答,只好说,或许大概应该是照价赔偿吧。司机听了,接着说,如果我们藏民开车撞了狗,和撞了人一样,那以后就不能开车了,狗也是生灵,和我们平等。


那一刻,我顿感无语,我们对待人、对待同胞尚且要区别本地人和外来人口、体制内和体制外、城里人和乡下人、富人中产和底层、汉族和少数民族,什么时候想过和动物保持平等,什么时候想过狗也和我们一样生而有灵?


我突然想起那个网上看来的段子,说一个财大气粗的汉族旅行者在青藏高原草原上驾车撞死一只羊,面对羊主人的高额索赔,气呼呼地说钱可以给,但是羊要带走吃掉,羊主人冷冷地说:如果是撞死一个人,你也会拉走吃掉吗?

图:拉萨地形图,被镇住的沉睡魔鬼


后来和一位外地来拉萨工作的出租车司机聊天,听他讲起和藏族人打交道的过往经历,在讲过差点被三名未成年的藏族少年打劫之后,又讲起一家”好得不得了"的藏族家庭,这家人打车去河边放生,本来只要二三十元的车资,主人却因为他帮忙把后备箱里的鱼儿抬到河边,给了他一百块钱却不收找零,还一再表示感恩,感谢他能和他们一家人一起体验放生。


作为汉族,虽然藏人的很多做法我们难以理解,短时间或许也很难接受,但是就冲着这句话,我觉得所有的隔膜和误解都可以用尊重二字来消弭,相互尊重,才能平等共存。


微信扫扫二维码,获取作者精彩内容



有不一样的发现

12
上一篇 << 青藏高原一幕幕 触目惊心催人怒(…      下一篇 >> 姑娘说无故被台湾老太唾一脸令人…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李志题

中国公民,互联网民工。 博主微信:liztifeng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