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题待解 有题无解
笑谈世间净末丑 漫道胸中喜怒忧
http://sxreader.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青藏高原一幕幕 触目惊心催人怒(图)

2015-12-17 23:56:2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行走江湖 | 浏览 886923 次 | 评论 0 条



2015黄河源头行之四


“天下黄河贵德清”,有人这么说。

沿着黄河沿岸逆流而上,行走完从循化县到共和县这一段不到三百公里的路程,再从地图上看,贵德县城处于李家峡水库、龙羊峡水库中间河谷平原的位置,就知道这里的黄河为何河水清澈和缓——上游的水流已被龙羊峡大坝截住,下不来;下游的水流也被李家峡大坝截住,走不了。黄河在这一段,已经被人类征服,失去了摧枯拉朽的气势。

9月5日这一天的早晨,起床后到贵德县城街上转了转,行人稀少,商铺小饭馆大都还没有营业,西部腹地的生活节奏就是这样悠然散漫。不多久,我们就转遍了大半个县城,来到贵德古城附近的一家羊杂汤馆子,这周边已经算是商业区,商铺、餐馆云集,也很热闹,不远处就是农贸市场,农产品品类丰富,价格也不贵。

这家餐厅和街上的大多数餐厅一样,为清真餐厅,店员回民大姐很和善。羊杂汤端上桌,我们不由得感叹,这样的羊杂汤才叫羊杂汤吧,羊杂为主,汤为辅,料很足,大半碗的都是羊肚、羊肝等,和东部发达地区清汤寡水的羊杂汤大为不同,真正的货真价实啊。一碗羊杂汤配上新烤的香酥烧饼吃下肚,饱餐之后格外的满足。


饱餐一顿后,我们在农贸市场买了些本地特产的香梨,又去参观了藏传佛教寺院乜那寺,然后是贵德古城。贵德古城始建于明洪武年间,至今夯土城墙保存相对完好,只是城内古迹多已荡然无存,看得出近年来政府又有复建开发商业旅游的打算,反倒没有什么特别的了,我们匆匆走过,就往回返。

按集合时间回到住处,却被告知,一时半会儿走不了,因为我们乘坐的中巴车遇上了车祸。

车祸发生在前一天的晚上。我们饭后返回宾馆,中巴车去停车场停车,结果遇上了有人醉驾横冲直撞,不但撞伤了我们的中巴车,还重创另外一辆小轿车,然后肇事司机逃走找来人顶包,被撞小轿车上的司机重伤。虽然我们乘坐的车对于这起交通事故没有任何责任,还是被警察扣留协助调查。负责调查的警察格外蛮横,根本没有道理可讲,这样折腾了一夜,一直拖到上午八点钟还没解决。就这样,领队一个电话一个电话的联络各方,托了好多关系才摆平,反正我们乘坐的车也没有大碍,可以继续上路。

出城不久,车辆在空旷的公路上一路狂奔,面对这神奇大自然打造的奇特景色,我们很快忘记了前一夜的不快,大家谈笑风生,愉快地交流这几天的感触。山路弯弯,景色千变万化,大约离开贵德县城往南三十多公里的地方,我们的车在卖力地往山上爬时,回头一看,山脚下的草原上,一排排整整齐齐的红瓦蓝棚的牧民安置房铺满了大地,只是这些民房,既看不到牲畜,也不见人烟活动,院落里长满了野草,给人以鬼城的荒芜感。汪永晨老师突然想到,去年曾经到村中走访过几户被从山上安置到这里的牧民,所以我们又调转车头,向村里进发。


凭着记忆,我们又来到那一户牧民的家中,他们一家人都在,四十几岁的男主人正带着妻子、儿子和两个女儿整理院落,看到我们到来既新鲜又热情,忙将我们迎入家中。一听说大家要拍照,女主人和女儿、六七岁的外孙女进入房中,取出精心保存的民族传统服饰穿戴整齐,站在院子里小花园的格桑花前。这户人家原本在山上过着半耕半牧的自由生活,随着草场被保护,他们也离开山上的生活被安置在这里,失去了原有的生产方式只能打工。这些精心保存的民族服饰,就是他们缅怀传统生活最后的精神寄托了吧。


离开这里,我们继续赶往前方。路上,我们的心情都很复杂,对于这种迫使藏族牧民改变千年来沿袭着的传统农牧生活的现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见解,虽然有分歧,但是保护民族传统文化却是共识。


再往前,过了过马营镇,翻过一座山梁,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居然是一片沙漠!从卫星地图上看,这片位于贵南县以北,龙羊峡水库以南的沙漠,东西长约35公里,南北宽约15公里,面积足足有五百平方公里,沙漠的周遭,都是农田和草地。

据汪永晨老师介绍,这片沙漠的形成,也就是最近十多年的事情,而且面积还在不断扩大。在沙漠形成之前,这里是成片的农田和草场,随着气候变暖、人类活动增强,过度的开垦等原因累加,这片脆弱的土地再也无法满足植物的生长需求,变成了寸草不生黄沙滚滚的沙漠。


这沙漠,距离龙羊峡水库的直线距离,也不过十多公里。十多年前,一位环境学家来到这里,那时候沙漠还没有连成片,他看到青藏高原居然有了沙漠的迹象,痛心疾首,忍不住痛哭流涕。道路两旁的草地,已经被铁丝网分割得支离破碎。突然,我们看到一匹死马的尸体倒在路旁,苍蝇横飞,臭气扑鼻,残缺了一条马腿,不知道是被野兽啃噬,还是被人砍走。这匹看上去壮硕的马,可能是在公路上行走时被过往的车辆撞死丢弃在路边的吧。再往草原深处看,还有一匹马守着一匹死马的尸体,久久不能离去,我们的镜头里,看到了她的悲伤。

离开这片令人伤心的沙漠,我们又折回,来到过马营镇之后走上另外一条路,直奔龙羊峡大坝。山路崎岖,颠簸不已,四下里看,植物越来越稀疏,土地越来越荒芜,风景越来越枯燥,令人昏昏欲睡。在这样令人不快的状态下熬了两个小时,终于又看到了熟悉的一幕,我们又来到了黄河大峡谷,千百年冲刷形成的壁立万仞的峡谷河道,今日却失去了万马奔腾的雄壮,只剩下大坝截留后的涓涓细流。


龙羊峡大坝有武警把守,不能够随意登上坝顶参观拍摄,我一个人来到大坝正对面下游的悬崖峭壁上,眼前就是深达数百米的河谷,而脚下的石壁,早已多处开裂,被用粗壮的钢筋和混凝土固定着,却依然有坍塌的风险。在这样不安定的地质上拦河建坝,困难可想而知,而据说这龙羊峡水库,大到把整个黄河都装下去也不费力。

离开龙羊峡,继续赶往共和县,虽然公路环绕龙羊峡水库走了几十公里,虽然沿途都是在距离偌大的龙羊峡水库近在咫尺的地方,可是这里似乎从未得到水库湿气的眷顾,依旧荒芜干渴,许多地方寸草不生。行不多时,我们沿着公路钻入一段壮阔的土林景观。龙羊峡土林,是独特的流水侵蚀地貌,由土状堆积物塑造,千百年来随着地面抬升和暴雨侵蚀,规模宏大,气势壮观,令人叹为观止。


穿过土林,沿着干涸的河谷地带走,越是接近共和县县城,植被越来越茂密,村落越来越稠密,我们也好似从荒漠重返人间。这一天,也是我们全程中最后没有高原反应风险的一天,后面的路,艰难更超乎我的想象。


扫码关注作者微信号 随时接收好文章



有不一样的发现

3
上一篇 << 青藏大好风景被粗暴劫路索要买路…      下一篇 >> 拉萨藏族司机一句话让我顿感人不…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李志题

中国公民,互联网民工。 博主微信:liztifeng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