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题待解 有题无解
笑谈世间净末丑 漫道胸中喜怒忧
http://sxreader.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白天逛千年“鬼窟”夜晚险被拦车抢劫

2015-12-03 23:37:1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行走江湖 | 浏览 1519504 次 | 评论 0 条

2015黄河源头行之二


9月3日早晨,我们从兰州出发赶往下一站刘家峡。从兰州市区到刘家峡大约85公里的车程,为了防止堵车,大家集合比较早,快出城的时候,我们停在在黄河边著名的东方宫兰州拉面馆吃拉面。这家餐厅,名气挺大,食客众多,操作流程化很强,等餐倒也不久。

在兰州,早餐的标配就是拉面,听出租车司机讲,在兰州吃拉面,一定越早越好,汤是其中的精髓,越早的拉面汤越浓,之后因为不断兑水,汤就不浓了。而且,上乘的拉面也并非最知名的大店。所以我早起天还没亮就摸黑在街头找了一家拉面馆,点了一份地道的兰州味道吃,真的是非常好。等到大家聚齐了再在东方宫吃拉面,我又要了一碗,虽然不如小店的汤汁浓郁,毕竟也不失大店的水准,味道也是很不错的。

早餐后,我们就向刘家峡进发,汽车沿着黄河边的北滨河西路一路向西,出市区不远就看到化工厂,冒着白烟,喷着火苗,流着污水,天空也灰蒙蒙的。工业化重镇兰州,污染同样触目惊心,荒山间的小涧,流着黑色的废水,你看不到它们从哪里来,却知道它们即将流进不远处的黄河里。路两边的山峦,虽然人工栽种了许多的绿化树苗,却也依然显得光秃灰暗。再远离市区,就似乎再没有密集植树造林的需要,只有稀稀落落的野草,仍顽强地生存着,也有许多地方寸草不生,在这样干旱的地方生存,也是需要勇气的。


车到位于永靖县的刘家峡,在黄河三峡风景区入口处停下时,天空飘起了蒙蒙细雨,虽然这一路都是干涸的荒山野岭,来到这美丽的峡湾,恍如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景区内外的路边都种植了美丽的花草树木,和这周边的荒凉形成鲜明对比。虽然天空在下雨,喷雾滴灌依然喷出美丽的白雾,只是往远处看,远山上的大型喷灌设备依然在喷出美丽的水柱,那水的来源,应该是不远处的刘家峡水库吧。只是这些草木,要靠“输液”维持一生。而因为修建景区铺路不得不齐刷刷切断的土山断茬,却还没有好好的装饰,依然以本来面貌示人。

游客中心规模宏大,光彩照人,新修的亭台楼阁宛如水乡,几座三四层高的楼房仍未完工,码头上停满了待客的游船。一年前刚来过这里的汪永晨老师很是惊讶这里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一年前的这里,不但游客服务中心不存在,水面上的游船也不如现在壮观,只是一年的时间,这些都宛如天外来客一下子出现了。集中力量办大事,永远都是这么的速度。

我们搭乘了一位老朋友船长的游船穿过长约四十公里的狭长库区前往水库上游的炳灵寺,本来是想再去这位朋友的家中参观考察一番的,最后因为路途不便取消。在船上我们得知,这位原本生活在库区的农民,自从父辈时家园被淹搬到山上以后,种地已经不足以生存,所以他也要出去打零工,开车拉客,又花了三十万买了这艘游艇,却平均每周能够拉客一次,每位游客收费100元到150元。因为这里的农民在黄河截水成为水库发展成旅游区以后,都想靠拉客发家,结果恶性竞争,河面上停着140多艘游船,之前无序状态下大家拉客人都要靠抢,为了抢客,乡里乡亲的关系一下子紧张起来,骂人、拉扯的事情经常发生,都是为了赚钱嘛。现在有了管理,就只能排队,大家的关系反倒缓和了,反正你就排队嘛,排不上队的时候当然也要照顾下自己的船,毕竟这船也是娇而贵,损坏了也是不小的损失。


这位朋友今年已经拉了33次客人,算下来也应该有三万多元的毛收入。他说现在家里的收入来源主要有三个,一个是种花椒,一年能有一万多的收入,老婆去新疆拾棉花能挣一万,船一年能挣两万,开出租车拉客多少能挣点,一年全家总共大约四五万元的收入。孩子在外面上初中每年要花三万,现在这里的农民吃的粮食都要靠购买了,自己地里重的也不够吃。现在花椒已经涨到50元一斤,采花椒也是个辛苦活,手都被扎烂了。

船从码头出发,船在清澈的水面上飞驰。快到黄河与支流洮河交汇处,正当我们赞叹这里的黄河水清澈,风光旖旎的时候,突然发现河里漂满了白色生活垃圾,面积之大触目惊心,铺满了本应清澈的水面,立刻让人觉得不安起来,大家纷纷拿起手机、相机拍照。船开到这些垃圾的包围圈里,船长很是小心翼翼,生怕螺旋桨受损,一旦不慎螺旋桨被挂住,可能造成至少几千元的损失啊。好不容易才闯过这道障碍,我本来以为这些垃圾都是上游的城镇乱丢漂到这里来的,了解之后才知道事实上这些垃圾都是周边村落里产生的。在西部偏远的乡村,生活也越来越工业化,产生的白色难降解垃圾也越来越多,又因为这边农村都是把垃圾直接放在房后、路边而不是无公害处理,一下雨,全都冲进水库里来了。在水库里打捞垃圾都是附近村里的农民在做,也是一条生财之道,政府按船给钱,却依然清理不过来。


一路上大家都在讨论如何彻底解决农村人乱丢垃圾的问题,有的说政府教化不够农民素质不高,有的说是农民没有正确处理这些工业产品垃圾的能力和意识,看来要移风易俗还原一个纯净的黄河,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船往上游走,水面越来越宽阔,最宽处足足有五公里,船行驶在这宽阔的平静的水面上,水面被雾气笼罩,远处的山峦、村落若隐若现,山的颜色也是五颜六色,黄的,红的,绿的,灰的,我们的内心,早已澎湃不已。再往前行,起风了,下雨了,雨滴让整个湖面沸腾了,听船长说,在这里行船,最大的风险就是大风。还好我们全程都没有遇到大的颠簸,只有美丽的景色令人惊呼。大约五十分钟的行程过后,看过了各种神奇的水景地貌,我们来到了库区上游的炳灵寺码头。快到码头时,转过一个咀头,船上又是一阵惊呼,炳灵寺方向的山,高耸直立,千百年来的流水风蚀,让这一带的山壁立万仞,山水相映犹如一张立体的山水画,无论是春夏秋冬还是阴晴风雨,都独有风姿,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让人叹为观止,我们就被这一带山水相映、怪石嶙峋的神奇景观美醉了。

说实话,来到炳灵寺,我的确被这里的自然风光和历史景观震撼住了。炳灵寺最早叫“唐述窟”,是羌语“鬼窟”之意,看来当初选址之人,初次来到这里时,也是以为遇到了魔鬼城吧。这些摩崖石刻,与其说是人为雕刻上去的,倒不如说是浑然天成,一点都不违逆自然本色。1600年前的西秦,作为古丝绸之路一站的这里已经是商贾云集的交通要道,佛教传入中国不久,在这里凿刻佛龛雕琢佛像正好给背井离乡的游子以精神慰藉。时光穿越南北朝、隋唐元明清,经过不断修建,规模宏大。几经兴衰荣辱,历尽战火风雨、政治运动,如今残存的炳灵寺再也没有当初的荣光,躲在因截留形成的水库臂弯里,安静得也快要被人遗忘了吧,直到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人们才知道,原来中国不只有敦煌莫高窟,还有炳灵寺。


匆匆游览完炳灵寺,时间已是中午,我们于是回到码头,在游船上简单吃过午饭,再坐船回到景区入口处,坐车赶往下一站。

按照既定行程的安排,我们当晚的落脚处应该是两百公里外的尖扎县,若是绕远一点走高速,这并非不可完成的任务,可是我们所选的路程却是要与黄河尽量并行,再加上导航出现了偏差,最终从下午三点出发,晚上十点钟才走了一百多公里,来到循化县。当然,这一路行程,我们就是误打误撞,邂逅许多意想不到的美景。

从刘家峡出发,一路行走一路海拔增加,很快我们就从库底来到了山尖,沿着乡间公路越走地势越高,路况也越差,走着走着,一边是山,一边是峡谷,随着飞奔的车辆,每个人都觉得这样的山路惊险,面对美景,又是满心欣喜。这边美丽的梯田景色真的不输云南元阳梯田,只是因为更加偏远,交通不便而不为外人所熟知。越是深入黄河源头,越是发现这边的美丽景色逐步颠覆我们的固有偏见,我们总是一提起西部就觉得荒凉,可事实上这里的荒漠戈壁之间,总是能遇到令人惊喜的塞外江南。生活在这里的人,除了汉族就是以回族、藏族、撒拉族等少数民族居多,他们的生活、文化、建筑等各方面既受现代化冲击,又保留着本民族固有的传统,虽然是坐在车上走马观花,还是给人以新奇的感觉。

我们来到甘肃、青海交界处的甘肃积石山县大河家镇时,天已经黑下来,离最近的循化县县城还有三十多公里,偏偏在这时,我们居然遇到了前头道路塌方,只能退回!本来已经是饥肠辘辘,突然之间却不知道下脚处在哪里,大家都一下子炸开了锅,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幸好看地图黄河对岸还有一条路可绕行,于是赶紧倒车退回,行不多远,却发现来路被人用大石块堵住,这下子大家立马惊恐起来,以为遇到了劫匪,索要买路钱财。仗着人多势众,我们把妇女留在车上,所有的男人快速将石头搬到路边,然后抓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退回大河家镇,过河沿着黄河另一岸的公路行走,路就通了。还好下面的路程一切顺利,晚上十点,我们在循化县县城找到了住处,然后又找了一家地道的青海菜餐馆用餐,大家酒足饭饱,一天的疲劳和惊险感消除了大半。

微信扫二维码关注作者更多精彩文章


有不一样的发现

15
上一篇 << 许多城市把自己的“肾”破坏掉 …      下一篇 >> 青藏大好风景被粗暴劫路索要买路…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李志题

中国公民,互联网民工。 博主微信:liztifeng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